用溝通,創建又雜又好的學校


文:魏佑容
圖:何如謹

 

近年來,教育圈掀起一陣改革風潮,不論是在體制內求變革,還是體制外求創新,一群關心教育的人正用自己的力量與方式,嘗試解決他們看見的教育問題。其中有兩間以「學校」為命名的教育創新組織,正是從不同的角度去詮釋學校的多元樣貌。

 

「雜學校」地瓜校長  蘇仰志:教育也需要演化

 

「我們常常會用體制內跟體制外的二分法來談教育,但我認為我們不是在分體制,而是在談『實驗』,透過一場又一場的實驗去看到更多的可能。因為我們每個人本來就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們的教育也應該要更多元。」蘇仰志談起教育,眼神總是閃閃發光。

藝術背景出身的蘇仰志,因為發現自己的兒子拿到書總是翻不過三頁就丟在一旁,所以決定創立雜學校,讓不愛念書的孩子,也能在雜學校裡找到自己喜歡、願意學的主題。他認為在迅速更迭的時代下,教育也必須演化出新物種以符合未來的時代。

「現在的社會反映的是20年前的教育,如果我們現在的教育還是跟20年前差不多,那未來的社會長得也會差不多就是這樣。」語氣中透露著一點擔憂,但也更顯現出他對教育改革堅定的態度

想要未來的社會更進步,現在的教育勢必就要有所改變。而改變需要勇氣,蘇仰志提倡雜學,舉辦全亞州最大的創新教育展,為的就是集眾人之力,把大家集在一起,看見更多可能。

「hahow 好學校」執行長  江前緯:學習的多元想像

 

「不管是體制內還是體制外,我們當初就是想要推多元學習跟多才多藝,期待大眾能跳脫框架做跨領域思考。」雖然很年輕,但是談起教育的江前緯一點也不生疏。

台大社會系畢業的江前緯,大家都會叫他Arnold或阿諾,在大學時期想跨領域學習,卻苦於資源難以取得,於是決定靠自己的力量去爭取,後來因緣際會認識「好學校」(Hahow)另外三位共同創辦人,在2015年一同創立了全球第一個募資型線上課程平台。

「學習的想像空間不是那麼的單一或是那麼狹隘的,應該可以有很多豐富的想像,不論是年齡、時間,還是學習種類、方式等等,我覺得我們都可以去重新思考、重新感受學習這件事情。」

重新思考學習這件事,「好學校」用大眾的智慧來決定誰可以當老師、開什麼樣的課程,只提供老師課程內容上的建議與品質的維護。在「好學校」,學習不再是制式化與統一的科目與課程,而是將學習的主導權,交還給每個學習者。

在浪潮上創新,也需要更多與大眾溝通

當然,大破大立般的教育創新,也定會遇上來自天平另一端的挑戰。保守人士就曾批評,覺得雜學校是教孩子不用尊師重道,把道德放一旁;還有些人會質疑雜學校花這麼多錢辦展覽,何不把錢捐給其他教育慈善機構,或是提供三餐不濟的學童營養午餐。蘇仰志提到,這個時候靠的就是「不斷地溝通」。

「有很多守舊衛道人士會說『你們怎麼可以提倡這種事?』其實我不會去反擊,因為我覺得最重要是每個人都可以有發表的意見。其實教育也應該是這樣,對我來講我就是聽,每個人還是可以有自己捍衛的價值,我可以尊重。」蘇仰志提起雜學校一路慢慢成長,始終保持開放的心態,聆聽外界的聲音。

溝通最重要的價值不外乎就是尊重與聆聽。江前緯也提到近期「好學校」遇上的難題,在幕後默默做的同時沒有跟開課老師同步溝通,而被誤以為好學校在壯大後就開始不理會他們。

「如果無法跟別人有良善的溝通時,就要改變自己。所以我們做了滿多的調整,主動去跟老師說我們最近做了哪些事情,還有我們希望老師的內容哪裡可以更好,我們真的很在意每位老師。」江前緯希望有更多機會與外界和合作老師溝通,「好學校」也很願意傾聽大家的建議。

什麼是你心目中最理想的學校?

雜學校與「好學校」,賦予「學校」更多元的定義,也擴大了學校的學習場域。不只是傳統的教室與操場,傳統的由學校或教育體制決定學生學什麼知識,你心目中的理想學校,其實可以由你自己來定義。

 

 


【均一五周年——教育人物採訪專欄】

均一教育平台在2017年10月滿五周年,推出特別企劃「均一五周年」系列線上活動,主題為「每個孩子都是自己學習的駕駛」,均一相信透過個人化學習,能將學習的主導權還給孩子。其中一個系列活動為「均一五周年專欄」,藉由多篇名人專訪故事,與您分享台灣的創新教育趨勢。

 

 

 

|參考資料|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