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交流 –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


衝擊之旅

我在上個月底跟3位同事去了北京,受到很大的衝擊。

   

原來北京的人也沒特別有狼性,用的科技也沒特別尖端嘛!但是他們還真會做大夢、說大話、砸大錢,一樣的科技他們用得還真淋漓盡致,然後對未來也真樂觀阿!

      
這次一起拜訪北京的有我、冠緯、倚恩、Benny。我們在半年前就開始尋找機會到中國來接受「狼性」的洗禮,終於在幾個月前敲定了這次四月底的「世界移動互聯網大會(GMIC)」之旅,行前幾週也努力找了幾間北京非常頂尖的學校、幾個新創組織約好時間來交流一下,包含”中國的Alt School”一土學校、”擁有最頂尖資源”的北大附中、”科技融入教育做最好”的人大附中、”世界的AI人才搖籃"微軟亞洲研究院、還有兩個教育新創團隊,洋蔥數學、登月艙。
   
很幸運的是有三位在北京的台灣朋友接待我們,包含同事小黑女友的妹妹昭瑩、冠緯以前的學生柏星,還有北京工作的老同學挺歪,讓這趟旅程能夠溫馨又自在。
   
 

印象很深的場景

這次旅程中,有幾個我印象很深的場景。

 

滿滿的二維碼

首先就是滿街都是的共享腳踏車、微信支付,最近還出了"共享籃球"。二維碼這個早就有的技術在大陸這裡被用得淋漓盡致,每個服務、每個使用者、每個共享物品都擁有專屬的二維碼,簡單掃一下就搞定原本可能很繁瑣的辨識步驟,腳踏車騎了就走、隨處放了就還,商店小販掃一下就付賬。很多北京人說:「我已經好幾個月沒帶錢包出門了!」。

到處都是的共享腳踏車

小販也用二維碼收錢

景山公園

感謝在地達人 挺歪 的推薦,我們在一天傍晚去了紫禁城後面的景山公園。從捷運站出來走了許久,還付門票進了超級貌不驚人的大門,首先就撞見第一個驚喜:崇禎皇帝自縊的大樹。以前只能在歷史故事、金庸小說中看到的地點活生生就出現在眼前!(雖然只有兩棵樹和一個牌子)繼續往山上走,以為逛完3個越來越精美的涼亭就結束了,沒想到走到山頂的涼亭,映在眼前的是山下沐浴在夕陽餘暉中的紫禁城!

 
我跟倚恩和Benny就坐在涼亭邊,靜靜的看著這龐大的歷史痕跡,吹著涼風試著感受時間巨輪的無常,直到夜色完全吞沒我們。
 
 

遠眺紫禁城

中國最先進的學校們

人大附中西山學校雖然已經每個學生都有行動載具,老師們也使用了非常多網路服務、資源,但令人驚訝的是他們教室裡還是到處充滿了紙張,甚至一些教室裡每個學生的桌上都有一疊高高的課本+講義+考卷,完全打破我的想像!這讓我深刻的思考紙張的必要性要多久以後才能被電子設備取代呢?
   
   
一土學校原本聽說的說法是教法非常活潑、親師生互動很密切,創辦人之一的華章本身就是一位科技創業者,帶著40人的工程師團隊在為這個學校開發所需的科技。這個學校的老師在創辦人之一李一諾帶領下,有著麥肯錫等級的管理訓練,目標是能在學校中帶入一般學校中最缺乏的科技、管理、社區支持。結果他們目前只開了2班,大班和小學一年級,教室裡面最不同的也只是有兩位老師一起帶這個班上課,教室只是借用一個公立中學裡面的幾間教室。華章跟另外一位核心夥伴跟我們聊了許久,分享他們辦學的理念、怎麼使用科技幫助他們教學、他們想將理念擴展到全國幫助其他學校的心。
   
   
北大的光華管理學院相當於台灣的台大醫學院,可以說是大陸的第一志願。接待我們的一位同學柏星正在這裡念書。根據他的說法,大陸的各省狀元們其實也不是三頭六臂,東北來的同學超愛在宿舍喝酒、有些同學愛打桌遊,休閒時也是同學們約一約到後海吃飯喝酒聽歌聊是非。特別的是他們去年有個活動是一群同學到美國去跟股神巴菲特交流,每年畢業前也會有超多國際大公司去那邊招募。

物理實驗:用義大利麵做車子,誰可以溜最遠

巴菲特的粉絲正看著巴菲特與北大學生交流的記錄

中國的教育新創與GMIC展覽

我們跟三個新創團隊交流:登月艙、一土學校、洋蔥數學。

 
洋蔥數學已經是140人的團隊,而且已經很成熟,交流過好幾次就先略過不提。

登月艙一土學校都是小團隊教育新創,一土學校是由非常厲害的李一諾和申華章帶領,有幾位老師和四十人左右的IT團隊;登月艙更小,是不到十人寄身在北大附中裡的小教育新創,創辦人更是不到20歲。但他們都有著超大的夢想:一個想將科技、管理、社區支持帶進學校,徹底改變學校的樣貌;另一個想成為高中版Minerva,培養學生找尋自我價值、勇於面對未來挑戰。他們的共同點:目前都藏身在公立的學校中、目前都才剛開始、夢想很大。

在GMIC演講中感受到大陸幾乎每間公司都在衝AI,展覽會場幾乎一半的公司都在做線上廣告產業。除了演講可以請到非常大咖的人、人多到可以同時開10個大演講廳分別講不同主題以外,說實在的跟台灣的展覽也沒什麼不同。一樣會有一些廢廢的主題充場面、展覽中一樣有許多意興闌珊的小公司顧攤員工和漂亮show girl,當然也有一些砸大錢展示火力的大企業。

台灣人的何去何從

北京的人素質其實跟台灣人沒什麼明顯差異,但他們的人口就是台灣的50幾倍、市場規模就是超級大,隨便一個領域競爭的廠商就是幾十幾百家,大公司的資金又超級雄厚,這造成的結果就是隨處可得的機會、快速的洗牌、成功者的極豐厚報酬。

 
我有聽到兩個例子可以明顯展現出大陸和台灣的不同:北京的大學畢業生剛畢業一開始薪水比台灣低,但是只要肯努力,每兩三年就可以翻倍,過兩三年再翻倍;台灣的大學畢業生,畢業後每年薪水漲幅可能比通膨還低。同樣在美國MIT念書的博士生,大陸人對未來的前景充滿樂觀,想要一畢業就回國貢獻打拼,台灣人想留在美國工作免得跟鬼島一起沈淪。
 
他們真的是很樂觀、願意構築一些大的夢想然後快速的往前衝。可以想像一些小小的新技術一出現就被他們新創公司海戰術拿去玩各種花樣,總有幾間公司能夠抓住機會一波中生存下來,然後繼續往下一波衝去。技術、思想也在這樣的一波波拓展之下被開發的淋漓盡致,二維碼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我認為這對台灣的年輕人來說,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世界超級強權在我們台灣的隔壁,吸走人才、資金、技術,台灣繼續由思想古板、眼光短淺的人來帶領的話只會在趨勢中順勢沈淪。但現在世界各地的距離是如此的接近,發達的互聯網與物流使得每個地方的人都可以做全世界的生意。台灣文化介於東方和西方之間,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像我們一樣這麼懂中國又每天接觸來自矽谷的各種新潮網路服務。這個世界不只有競爭與對立,在這一波中國崛起的過程中,我們有非常多語言、文化、思想、技術上的優勢能幫助我們在這一波中順勢崛起。甚至人力數量上的落差在最近技術的進步下,有機會用AI來彌補!
 
咦?身為一個海島國家,台灣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封閉而不敢做夢呢?我們一起來改變世界吧!
 
 

GMIC演講中的霍金:接下來會是台灣人改變世界(設計對白)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