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持續強盛的本錢 — 從教育、新創、科技年會看北京 1


前言

這次有幸去北京參加 GMIC 移動互連網大會,順道參觀了北京的一些教育新創,還有教育單位。把一些觀察和推論記錄下來。

中國的教育新創有人才、有資源、有舞台

       來這邊看了幾家新創的心得就是:就能力面來說,台灣的年輕人不比他們差,但是因為大環境的影響,台灣的年輕人會越來越比不過中國的年輕人。原因主要有三點:

1. 整個中國的生態系願意給年輕人機會,社會氛圍讓年輕人願意挑戰。

2. 同一方面競爭又非常激烈。

3. 中國人基數大。許多年輕人願意在激烈的競爭中挑戰自我,加上基數又大,最後一定會出幾個成功企業加上很有力的領導人。這些雖然有耳聞過幾次了,但是自己親身體驗又深刻了許多。

    
第一站,訪登月艙:登月艙的目標是想要建立新的高中,採用更學徒制的方式和體驗式教育的方式來進行教育。
 
        (1.) 登月艙的團隊非常年輕:登月艙的兩位初始創辦人才分別 18、 19 歲。
 
        (2.) 長輩非常願意給年輕人指導和幫助:北大附中校長親自指導和協助團隊的發展。不管是提供免費場地、幫助聯合招生、甚至可能提供學歷證明。
 
        (3.) 年輕人很有想法和內涵:和我們聊的主要是崔璐,是另一位聯合創始人,對於台灣教育、中國教育、不同的教育方法... 都非常有想法,也有自己的主見,是非常優秀的年輕人,我一來就遇到這麼厲害的人老實說有點嚇到。
  
        結論:但是登月艙並不是我們特別根據資料去找的新創,是剛好有認識的人在裡面,所以我猜想他們的程度比較接近中國一般的新創團隊,他們的程度比我想像中的來得好許多。當然,團隊還有一些不成熟的地方,但是因為有北大附中校長的指導和支持,我認為是很有機會的。創始人這麼年輕,即便最後失敗,我都還是很羨慕他們在這麼年輕就有這樣難得的成長體驗。
   
   
第二站,一土學校:一土學校的目標就是建立中國新型態的小學、轉化中國的正規教育,他們自己說就是中國的 Alt School,特色是用企業化的方式管理和培訓老師。
  
       (1.) 教育門外漢勇敢切入:一土的主要負責人是一對夫婦,妻子是李一諾,出身麥肯錫、蓋茲基金會亞太首席;丈夫是申華章網路創業家,團隊兼具 IT 和企業管理優勢。
 
       (2.) IT 開發野心大:一土目前有兩個 IT 產品,一土時空和磁場,兩個產品野心都很大,一土時空希望可以完整整合學務、教務和教學系統,一個系統滿足家長、學生、老師三者的需求。磁場希望成為專為教育現場設計的社群 + google doc,類似 shareclass 想做的事情。
 
       (3.) 方法上勇敢改革,又接地氣:在老師方面,效法麥肯錫的方法,來設計老師的支持系統,相比於知識的培育,更著重在溝通、團隊帶領等企業能力,提供老師類似 TFT、TFC 的師資培訓。學生方面,一個禮拜三個下午帶入 PBL (project based learning),其餘時間仍著重基本學歷的訓練。程度問題上,藉由老師互相支援的形式來進行班級內的差異化教學,最多分到三組不同程度。
  
      李一諾和申華章在中國的創業圈裡是風雲人物,IT + 企業管理的搭配來走教育創新是很強的能力組合,他們的目標很明確、是屬於較成熟、有能力且方向明確的團隊。
 
第三站,洋蔥:洋蔥在三年內人數從 5 個人成長到 130 多位,好像還在持續招人。因為跟洋蔥的關係比較好,有機會跟裡面的幾位核心人物深談,也都是很有想法、思想深刻並且有系統性思維的人。
  
結論:現在的中國,錢多、機會多,人人都充滿希望,勇於挑戰。其中不乏有能人異士或有高手指點,又因為基數本來就大,在現有激烈的競爭底下,最終成功做出好產品的機會式很高的,我這段時間在中國用的幾個產品體驗和功能真的都很好,完全不輸美國。
  
 

登月艙的工作地點,就在北大附中裡面。

北京頂尖高中的教育思維和作法都在時代前緣

訪北大附中、人大附中西山中國的頂尖高中在學習方法上已經超越台灣的學校,兩所都已經實施跑班、選修制度,校內老師的教材研發能量很高,是會同時兼顧成效、動機和素養的優質課程。並且學校非常重視和國際接軌,並且也有實施科技融入教學。
               
              (1.) 兩所學校都有跑班、選修制度,人大附中西山,除了機器人、科技這類選修課以外,針對以後要出國的學生,甚至限修至少一門琴、棋、書、畫的課程,希望學生出國後可以發揚中國文化。
  
              (2.) 校內老師的教材研發能量高:北大附中的實驗老師跟我們示範了他們課堂內容「用不同形狀的義大利麵來做車子」,之後還有競賽。學生在這個過程中可以培養摩擦力、重心,以及團隊合作、解決問題的能力,老師說學生為了比賽獲勝,真的會去做關於重心、摩擦力的計算,算是學得相當扎實。另一方面,當初人大附中開發團隊的重要老師金政國,現在也在洋蔥負責課程內容的規劃。
  
              (3.) 重視和國際接軌:這或者也是和家長的需求結合,但是兩所學校都有國際學院,入學的學生在入學時的管道都跟其他不同,進去後的目標就是出國唸書,課程內容、考試等等也都不一樣,這樣的狀況我猜在台灣是沒辦法被接受的,認為太過功利。
   
              (4.) 科技融入教學:人大附中西山學校,自 2009 年就開始有兩班實施一生一平板,至 2015 年為止,認為有助於學生獨立、批判性思考和創新,資訊呈現能力,改為全面實施。他們用的 App 超多,部分整理如下:洋蔥、盒子魚、英語趣配音、學習計畫、化學燒杯、padlet、nearpod、搶答網、think 3D、timeline 3D、UMU、Kahoot、Showbie、Algodoo、Shapes、Elements 4D、Explain Everything、Puppet Pals、時光倒流...
      
結論:北京的頂尖學校不管在師資培育、面對國際、科技、和素養方面,以致於背後的思維,我認為都是非常領先的,讓我對於台灣的拔尖教育擔憂。北大附中的實驗老師跟我們說,實驗分為驗證式實驗、以及開創式(不確定)實驗,驗證式實驗就是老師講述流程,學生照著流程走,最後驗證老師說的是對的。我印象中一直到大學,自己都是進行這樣的實驗方式,並且覺得實驗課很無聊,不知道現在台灣的學校(ex. 建中、附中)是否還是一樣?
  

人大附中完全實踐一生一載具,圖為教室外的充電櫃。

從 GMIC 大會推測中國接下來重兵壓寶在 AI 開發上面

這段將從方向、現況和力道來做分析。
 
1. 方向:大方向 AI,並且跟世界接軌:
  
        (1.) 大方向 AI:整個大會本身明明是全球移動互連網大會,從開場的霍金、李開復,到後面幾乎全部都在講人工智慧。霍金表示他很擔心 AI 之後的發展會對人類不利;李開復主要在講 AI 科學家應該如何創業。大會的很多主題都直接標上 AI 相關的名稱,例如:未來+AI、AI 公開課...
  
        (2.) 跟世界接軌:GMIC 請的講員來自於各個科技領域的龍頭,Qualcom、卡內基梅隆、百度、史丹佛、清華、谷歌、IBM 等都有派人參加,也有專門針對新創投資的研討會,因此中國對於接下來的科技脈動和順位,有足夠的 input 來使整個科技圈和世界接軌。
      
        相比於台灣,不知道是否是市場或是經費的關係,很少有機會看到這麼多大咖。
   
   
2. 現況:中國 AI 已經是進行中,並且具備其他發展要件(政府、資料、人才)。
   
          (1.) 中國 AI 已經是進行中:科大迅飛和騰訊已經在一些 AI 比賽上打贏矽谷頂尖公司,現場使用 DD 打車或是百度的導航服務,功能在體驗和速度上都很好。
  
          (2.) 政府願意讓創新發生:中國政府願意讓科技創新走在前面,法律政策走在後面,通常科技創新會先帶來好處,之後問題才會慢慢呈現出來,等問題呈現出來後,中國政府才會介入、制定政策法規;但是台灣似乎是法律走在前面,平白失去了非常多的創新機會(ex. 雲端金流)。
  
          (3.) 資料充足:新一代的 AI,因為深度學習的關係,很需要大數據,中國人數本來就多,加上網路、手機普及率夠高,人們也非常願意嘗試使用新服務(ex. 腳踏車共用服務),我相信都會有非常可觀的大數據可供分析使用。
  
          (4.) 人才充足:根據前兩篇文章,加上人數基數大,我相信中國人的人才也是很可觀的。另外就是因為川普增加外國人在美國工作的難度,可能會有更多優秀的中國人(或甚至其他非中美的人),更傾向前往中國發展(撇除掉霧霾的問題)。
 
3. 力道:中國在 AI 的力道上發展強勁,如果接下來 AI 真的成為下一波科技大突破,中國在世界的國家和經濟影響力也會一起提昇。
          (1.) 明明是 GMIC,大部分都在講 AI
          (2.) 許多中國人(ex. 李開復、張宏江) 都看好 AI 成為中國一個在科技面超越美國的項目。也積極在這方面做投資。
   
結論和感想:
   
中國 1. 人口基數大就是強。 2. 熱錢多、充滿機會、人人有希望敢拼敢挑戰。 3. 和國外緊密接軌,掌握趨勢清楚。 4. 目前政府權力大,執行能力強,並且收放清楚有度。
   
台灣在 AI 上面的發展,我想一定要謹慎選對題目,切忌什麼都想做,也切忌作別人已經耕耘了很久的項目(ex. 硬體雲),小國有小國的打法,而且更殘酷的是,小國也沒有太多失敗的本錢,不像大國可以倚仗著雄厚的人力跟天然資源不斷重回競爭擂台。
    

GMIC 大會上李開復先生的演講,完全著重在 AI 上面。

反思台灣

        不過台灣是不是真的沒有機會呢?這當中很多人都提到現在中國傾向一切像錢看、大家都很想要快速成功,整個社會氛圍也造成大家都想要求快,造成流於表像的研發,不容易做深。另一方面台灣過去在教育上還是比較自由、重思考,在開發的深度上台灣是佔優勢的,但是現有的社會氛圍,台灣很難發揮這項優勢,在恐懼、擔心的環境氛圍下,大家不願意勇敢作嘗試,更難做長時間的深耕,反而會想要趕快回收利潤,打保守策略。而台灣的優勢,這類越深越抽象的創意、思考,卻是需要花更多時間跟經歷才能夠實現出來的。

 

        台灣要如何才能從現在的負面循環中跳脫,走出真正適合自己,能後發揮自己專長的一條路呢?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One thought on “中國持續強盛的本錢 — 從教育、新創、科技年會看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