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鍵盤前的他,不只想寫程式,還想寫出台灣教育的未來 3


「大一有堂必修課叫計算機物理,要用程式去計算科學數據,我根本不知道那堂課在幹麻,全班都是混過去阿!(笑)」身穿藍襯衫的大男孩打趣地說著。

他是 Justin,當年對程式語言十分抗拒的他,現在成為均一教育平台的軟體工程師,人生就是這麼奇妙,原先最厭惡的,最後反倒成為最熱愛的事物。

Justin 目前負責開發均一平台的產品,包辦網站的前端、後端、數據分析和使用者體驗等不同的層面,偶爾還需身兼 PM 的角色,接洽外部機構或學校的合作專案,負責統籌計畫、調配資源。

「coding 只是一種工具,就像文字、語言一樣,重點是,你要用這個工具去達到什麼目的。」

鍵盤前的 Justin,不只想寫出程式,還想寫出台灣教育的未來,這也正是他加入均一的初衷。

你也許不會相信,上述這位熱愛工作、充滿抱負的大男孩,在四年多前,他還只是一位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對未來充滿迷茫和恐懼的小伙子。

比起「堅持」,「放棄」需要更大的勇氣

2013 年,從師大物理系畢業的 Justin,無意往本科領域發展,既不想擔任老師、也不願在傳統科技業工作,他對未來滿是困惑,同時也納悶著,很多人都和他一樣,在畢業後才開始尋找人生,那學習到底是為了什麼?對未來的困惑與對教育的質疑,在腦中反覆盤旋著。

「那時身邊很多朋友都去報名研究所,於是我也交了兩三萬,跟著去補習。」當時的 Justin 選擇跟隨多數人。這或許是最安全的做法,能夠符合社會期許、回應父母期待、又能獲得同儕認同。

然而,Justin 卻無法打從心底說服自己,有個不安的聲音一直在心中迴盪著:「這真的是我想要的嗎?」、「自己到底為了什麼而去(考研究所)呢?」

最後,他繳錢給補習班,卻只上了三堂課,報名了研究所考試,卻沒有去應考。當時懞懞懂懂的他,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卻能承認自己的不喜歡。

 他放棄研究所的補習與考試,不做不知所以然的堅持。「堅持」並不容易,但「放棄」需要更大的勇氣。

2014 年,服完兵役的 Justin,對未來仍是一頭霧水。直到有天,一間新創學校(ALPHA Camp)的廣告文宣-主打以十週實戰營打造新創人才、協助學員以專業實現理想 用創新改變社會-深深吸引住他的目光,於是他決定加入學校,展開一場新創洗禮之路。

心底誠實的聲音,引領他邁向工程師之路

受新創思維感召的 Justin ,在學校裡一邊接受專業培訓、一邊實習工作,這也是繼大學的必修課後,第二次接觸到程式語言。

此次靜下心來好好學習,他發現寫程式很適合邏輯能力好的自己;而在接受一系列的軟體訓練後,他更找到了軟體工程師的價值和意義,「原先我認為工程師只是一個技術含量比較高的工人,」他停頓了幾秒,「但之後我漸漸理解,當我們專注在目標時,所有東西都是工具,而程式是其中之一。」

於是,Justin 逐漸愛上寫程式,他知道,他可以做點不一樣的事。

2015 年,受訓結業後,表現優秀的 Justin 加入了新創學校(ALPHA Camp)的團隊,成為栽培下一代新血的推手。此時,對未來的困惑看似解決了,但對教育的質疑與省思,卻仍在心中不停打轉。

「回顧我的學校經歷,我覺得很多事情很可惜,我不想讓其他人以後也像我一樣。」他靜靜地說著,流露出對下一代孩子教育的憂心,並漸漸萌生想要改變台灣教育的念頭。

不願讓下一代重蹈覆轍,他決定加入均一

然而,深受新創學校啟蒙且備受重用的 Justin,真的要就這樣離開、轉戰另一個領域嗎?

陷入兩難的他,決定撇開外在因素,靜下心來再次聆聽內心聲音。

當初一腳踏入這個新創的圈子學習,不就是為了在提升了自己以後,能夠回饋大眾和改變社會嗎?

待在這裡,的確能改變部分群體,但他想要改變更多人,發揮更大的社會影響力;再者,程式語言能作為改變社會的強大工具,但他現在卻無法好好利用這個工具;最後,也為最關鍵的因素,「當時我愈來愈清楚,我應該投入的是更源頭的教育,並且從體制外開始著手。」而這個地方-未能與他的理想契合。

在與自己誠實對話後, Justin 更加明白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於是便決定離開。

「我沒有辦法眼睜睜看著自己把理想擺在一邊,我需要去為台灣的教育做些什麼。」擁有軟體技術與新創思維的他,明白是時候好好利用工具,實現心中的教育理想了。

Justin 回想著,第一次遇到均一,是在當教育替代役時,從老師言談間聽來,當時沒有太多想法;第二次遇見均一,是他在面對職涯的轉捩點時,腦中突然自動浮現。

在仔細瀏覽網站後,他發現均一所做的事及秉持的教育理念,和他所想的不謀而合,「我那時就覺得,這裏會是很適合我的地方。」於是,他選擇加入了均一團隊。

你會因為團隊而變得更好,團隊也因為你而不一樣

「我覺得自己每天都在進步,團隊有你而更加堅強,你也因為團隊而更加強壯,這是我覺得均一最棒的地方!」Justin 笑著說,流露出對這份工作的喜愛和熱情。

對 Justin 來說,理想的工作要能符合三個面向,分別為「價值」、「工具」以及「團隊」。

在均一,以教育改變孩子、乃至台灣未來的核心價值,和他心中的理想一拍即合;在均一, Justin 利用他擅長且喜歡的工具「程式語言」,一步步去實踐「讓每個孩子都學得會」的願景;在均一,軟體以及其他部門團隊相互支持、無時無刻互相學習,一起成就更強大的團隊,形成更強大的影響力。

「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找到這三點的交集。」他回顧畢業至當兵後的迂迴路轉,原來都是這個交集點的必經之路。

如果他提前放棄尋找、委屈求全在途中駐足,那麼現在坐在這裡的,也許就不是這麼一位-對工作充滿熱情、對未來充滿理想的陽光大男孩了吧。

Don't Be Evil ,程式更應該用在對的事情上

當軟體工程師一鍵按下,帶來的影響總是超出想像。

「所以就像 Google 主張的核心價值:『 Don't Be Evil 』(不作惡)!」Justin 說,程式語言是一項強大的工具,更應該用在對的事情上,更值得拿來實踐美好的願景。

正因「Don't Be Evil」,現在的他在均一,和團隊們一起為了教育的理想而奮鬥,透過程式語言的力量,加上和其他部門的分工合作,期望能改變台灣學生、能影響整個社會的思維,並號召更多有志之士一同參與。

一路走來,在內心誠實聲音的引領之下,讓原本排斥程式語言的 Justin,如今成為了軟體工程師。因為找不到考研究所的意義,所以選擇離開;因為感受到新創公司能創造社會影響力,所以加入新創學校;因為明白程式能作為實現目標的強大工具,所以立志成為工程師;因為不願教育悲歌再次上演,所以選擇加入均一。

「在均一,我可以很直接地影響到某些人生命。」Justin 眼神堅定地說著。

身為工程師的 Justin 將繼續寫,寫出程式語言,寫出孩子的希望,寫給台灣教育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Justin Hsiao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3 thoughts on “【專訪】鍵盤前的他,不只想寫程式,還想寫出台灣教育的未來

  • 曾柏崴

    這篇文章帶給我很深的回響!
    我是個理工背景的大四應屆畢業生,大三時因為還不確定自己是否具備足夠的專業能力以應付未來還有來自父母及社會的期待等因素,所以有去補習考研究所,很幸運努力一年後也有考上研究所,然而,經過仔細的思考及反省之後,我覺得我對於學習,做研究甚至未來的工作出路都還有點茫然甚至欠缺熱情,所以現在還在探索中~
    我認為現在台灣的社會往往只聚焦於名稱,頭銜及金錢等事物,以致教育出現不平等及越趨膚淺的現象,很開心看到均一教育這個投入於改善台灣教育的組織,每當看見你們做出的貢獻及秉持的精神,總是能激起我心中的熱情~未來在時間許可的話,希望能夠到貴組織實習^^

  • FB:Richard Cheng

    令人感動, 台灣最美的風景還是人 感恩 貴平台為台灣教育做的努力 也謝謝您 加油!
    另外,我是因為搜尋線上教材(為小孩上國中找的) 貴平台線上教學及測驗做的UI非常friendly
    還有貴站文章都很有深度及溫度,不知道FB都有放嗎(我也因為這樣找到貴平台的FB粉專,但活動消息比較多)
    這些參訪或想法性文章,很值得在FB讓人分享(擴散才是最大的力量,唯有如此才能翻轉教育,也縮小城鄉教育差距)

    雖然我也是比較傳統的家長(無法擺脫會考的魔掌),但兒子上國一後,才知道城鄉教育差距之大(難怪 台北市明星國中升學狀況如此好)
    我也支持個人差異化教學, 老師也無奈, 過去有能力分班, 現在若常態分班, 同班學生差異太大 , 老師也難為
    感謝貴平台協助,也感恩您為教育的付出, 祝貴平台 能越做越大越好